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,只是中国虐儿园的冰山一角


 
       11月8日,上海长宁区携程亲子园被曝出长期虐童事件,监控视频显示,老师不仅推搡、殴打孩子,甚至给孩子喂芥末、消毒水和安眠药,导致有孩子一小时内腹泻6次,而且不给更换尿布。目前受害儿童家长已报警,园长与两名老师正在接受警方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的曝光把“虐童”这个词重新带回公众视野,但是如果你平日留意社会新闻,就会发现幼教机构虐待儿童的事情屡屡发生。通过梳理慧科新闻数据库中的相关报道,可以看到,从2012年12月至今,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幼儿园虐童事件达到了惊人的52起。

       在这些虐待事件中,儿童受到虐待的方式触目惊心。其中体罚殴打最为常见,比如揪耳朵、打屁股、踢下体、拖拽、扇耳光、揪脸撞墙等,共出现26次。有些幼师还会用牙签、注射器等针状物体扎孩子,由于这些伤口较小,常常不易被孩子父母发现。此外还有食物虐待,让孩子跪着吃饭、不让喝水,甚至让孩子吃用过的厕纸。

       为了减少孩子的哭闹,有的老师会直接给孩子喂安眠药、用胶带粘住嘴和眼睛或者关进小黑屋进行恐吓。更有甚者,在会剪刀剪小朋友的手脚,用订书机订小朋友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 除了身体上的虐待,部分虐童事件中还存在对幼儿的性骚扰,比如扒裤子、戳肛门和夹下体等行为,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虐童案件不止发生在一两个城市或者省份,而是在全国大多省份均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 本来应该是幼儿健康成长和学习的学前教育机构,为什么会变成丑闻频发的地方呢?

       通过中国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。中国的幼教从业人员整体学历水平偏低,幼儿园院长、专任教师和保育员均以专科及以下学历为主。从2006年到2016年,尽管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教师占比从7.37%增至21.18%,专科以下学历由47.72%下降至22.45%,但是专科学历占比始终在50%左右。

       学历较低当然不意味着做不好幼教工作,但是由于中国的幼教缺口巨大,还存在大量的无证教师。据教育部统计,2016年学前教育在园人数约4400万人,而保教人员(专职教师+保育员)仅约250万人,配备比例为1:17.7,相比于2011年的1:20.6,五年的时间比例变化不大。

       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(暂行), 全园保教人员与幼儿的配备比例应为全日制1:7~1:9,半日制1:11~1:13。由此可见目前保教人员需求大,但是供给一直跟不上。保教人员供应不足,“无证上岗”的现象就很常见了。山东省教育厅此前曾抽查过17个地市194所幼儿园,结果显示,53%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教育部认可的教师资格证书,17%的园长没有取得园长任职资格培训证书。

       从知识层面上来说,学前教育所教的东西没有任何难度,学历高低都可以教。但是面对身心发育都极不成熟的幼儿,知识教育只是很小的一方面,学前教育作为教育的第一环,对儿童人格的培养和塑造具有关键性的影响,恰恰更加需要专业的老师进行耐心的引导,而不是不爱孩子、学幼教只是为了混口饭的人随便教教。

       虐待对儿童造成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。今年五月,美国心理学会旗下的《心理科学》研究指出,童年遭受过霸凌虐待的男性,成年后吸烟、肥胖以及罹患心脏病、中风、高血压的几率都会增加。除生理伤害外,受虐儿童的智力和语言能力发展可能会受到影响,还可能产生应激障碍、抑郁症、心理扭曲等心理问题,情绪变得更加偏执和易怒,攻击性增强,将来还有可能变成暴力的施加者。

       虐待的消极影响不会伴随童年时期的结束而结束,只会潜伏起来,伴随受虐者的一生。